山本耀司最新專訪 「會穿衣服,依然是一種不可或缺的文化」

77歲依舊行走在時裝設計的第一線,日本設計大師山本耀司(Yohji Yamamoto)從未停止對時尚的深層思考。疫情之下,他於近期接受日本媒體的採訪,分享了他對演化中的消費者心理和穿衣方式的觀察與洞見,並展望了服裝製作的未來。

「會穿衣服,依然是一種不可或缺的文化」

山本耀司指出:「消費者正快速轉變,尤其是執著於穿著得體,會穿衣服的人,比之前少了很多。一方面疫情是很大的誘因。因為(疫情前)中國等新興國家消費者收入水平的提升,歐美等國有了更多的移民,全球範圍內中產階級快速增長。另一方面,各個國家消費者的收入差距越來越大,對社會的不滿和需求分裂進一步放大,出於放鬆心情而買奢侈品的人也不少見,尤其是在女性市場,越來越搞不清楚下次什麼好賣,哪些是流行。」

而關於正當熱的可持續概念,山本耀司指出:

我們內部也在探討,看要不要採取環保的製衣方法,或推出相關的新品牌。」

因為疫情,日本服裝行業公司表現兩極化趨勢愈發明顯。World、Onward 等時裝公司業績一路下滑,先後宣布裁員和關閉門店,乃至出售資產以止損,另一方面,以優衣庫(Uniqlo)、無印良品(MUJI)、島村(Shimamura)為代表的快時尚集團,業績在疫情期間一路增長,尤其是島村。

關於快時尚更多擠占市場的現象,山本耀司認為:「買快時尚的人很多,但衣服還是一分錢一分貨。手工做的跟電腦做的有很大差異,它裡面(手工製作)蘊藏著靈魂和生命力。也正因為它的獨特,所以要穿的得體高級並不容易,必須要有相應的精氣神。做衣服的人、穿衣服的人都應該在這方面嘗試和努力。 」

「把衣服穿的得體,穿出自己的味道,依然是一種不可或缺的文化。我近來有一種強烈的危機感,感覺到一股看不起服裝製作的感性和技巧的趨勢正起。如果想讓這個世界和社會稍微變得好一些,還是要抱著希望與現實鬥爭,繼續往前走。 」

「做衣服的基本還是沒變,更多是銷售方式的改變 」

疫情期間,各國實施在家隔離政策,非必要商業設施縮短營業時間乃至暫停營業,迫使更多的消費者轉向線上渠道。

面對消費者穿著打扮、生活方式、消費行為的轉變,山本耀司指出:「做衣服的基本還是沒變,更多是銷售方式的改變。疫情發生後,到店的客人變少了,只能轉向電商等非接觸型的銷售手法,線上也是很好的宣傳途徑。」

事實上,Yohji Yamamoto 公司很早之前就已經開始佈局線上。2018年8月22日,Yohji Yamamoto 推出一站式購物網站 The Shop Yohji Yamamoto,讓顧客能通過網站購買公司旗下多個品牌的商品。

2020年,Yohji Yamamoto 品牌與全球眾多品牌合作推出了聯名系列,如Supreme、Hublot、adidas、Lamborghini、XVessel、New Era 等,這些重磅合作,也讓更多的消費者對這個品牌有所了解,在社交媒體上引起一波又一波的熱議。

另一個在中國社交媒體上引發關注的則是,Yohji Yamamoto 旗下Y’s 品牌在成都開了一家咖啡店,引得眾多粉絲前往打卡。成都店於今年7月開張,佔地超600平方米,是品牌在中國大陸的第四家直營門店。這家門店首次與法國國寶級香薰茶品牌Mariage Frères 合作,打造Y’s 咖啡,以不斷豐富門店的客戶體驗。除了咖啡之外,這家店還提供鮮榨果汁和茶飲。

在門店打造飲食業態的時尚和奢侈品牌並不止Y’s 一家,包括Tiffany、Boucheron、Fendi 等在內,近年來都在拓展餐飲業務,讓消費者能從不同維度感知品牌文化,體驗品牌傳遞的生活方式。

「在我有生之年,還是會在巴黎辦秀」

疫情影響下,許多品牌選擇取消線下的時裝秀,轉為線上發布等更多元的展現形式,作為今年10月巴黎時裝周少數堅持舉辦實體時裝秀的品牌之一,山本耀司則是“ Shows Must Go On”堅定不移的支持者。

 

1981年,山本耀司在巴黎開了一家小小的時裝店,同年還收到巴黎時裝工會(Chambre Syndicale de la Couture Parisienne)的邀請前往巴黎辦展,並被法國媒體French Journal du Textile 評為全球十大設計師之一。

除卻2009年和2010年,山本耀司每年都會在巴黎時裝週舉辦4場大秀,包括2場男裝秀和2場成衣秀。2019年則舉辦了一場男裝秀和兩場成衣秀。今年7月10日,品牌發布了最新的2021春季男裝系列。

“1991年海灣戰爭,也有大面積的限行策略,但我們還是辦了大秀。自1981年登上巴黎時裝週的舞台以來,我們從未缺席。在我有生之年,還是會繼續在巴黎辦秀” ,現年77歲的山本耀司如此說道。

因為疫情,大秀現場也採取了一些防護措施,例如縮減看展觀眾人數至以往的1/3(約200人),每兩個觀眾之間相隔1.5米以保持社交距離,包括工作人員在內的所有人都要求洗手和佩戴口罩等。“但我還是一如既往,以歪曲破爛的反西式美學理念來設計製作服裝,可以感知到,現場觀眾接收到了這些理念並為之感動”,山本耀司說道。

“相比之下,法國的疫情較日本更為嚴重,入境限制也十分嚴格,但巴黎辦秀能將作品展示給買手和媒體看,是重要的比賽場合,也是我身為設計師的存在意義,(我)沒有說不的選擇”,山本耀司如此解釋舉辦大秀的原因。

應對疫情所帶來的市場趨勢轉變,時尚和奢侈品行業做出了一系列的調整,例如Gucci 擯棄傳統的季節發布方式,並通過內部的“線上時裝影展”發布最新系列;Michael Kors 精簡為春夏和秋冬兩個系列;聖羅蘭YSL、Valentino 退出時裝週另起爐灶等等。

即便多數品牌有意識的減少了線下走秀活動,但均不曾表明會徹底放棄這一方式,Gucci 每年還是會舉辦兩次走秀活動,聖羅蘭YSL 和Valentino 只是脫離了傳統時裝週日程,還是會舉辦獨立的走秀活動。

Dior 在疫情期間推出了極富創意的線上發布活動,但品牌創意總監 Maria Grazia Chiuri 和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Pietro Beccari 也直言:線上辦秀只是權宜之計,回歸線下很重要!

關於山本耀司

山本耀司與川久保玲、三宅一生在日本並稱“時尚界的三駕馬車”。其中,山本耀司以近似高定的手法製作運動服和時裝,同時還融入了傳統的日式服裝輪廓。

山本耀司1943年出生,父親生前經營有一家熟食公司,1944年應徵入伍參軍後戰亡。山本耀司的母親後隻身在東京學習了裁剪縫紉技術,後於新宿開設了自己的裁縫店。

1962年,山本耀司進入日本知名私立大學慶應義塾大學法律系,1965年與朋友前往歐洲旅行,終點站是巴黎。畢業後,山本耀司在母親的裁縫鋪工作了一段時間,進入文化服裝學院就讀,學習縫紉技藝,一年後轉入設計系。

出於賺錢的目的,山本耀司頻繁的投稿設計比賽,1969年獲得裝苑獎,獲得10萬日元的獎金,成為日本時尚行業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,此前獲得該獎項的設計師包括:高田賢三(1961年)、山本寬齋(1967年)等。山本耀司獲得的其它獎項包括:每日時尚大獎(1986年)。

1969年,山本耀司還獲得了文化服裝學院在校生優秀設計獎——遠藤獎,獲得往返巴黎的機票,加上日本一家服裝批髮店的資助,他在巴黎生活了近一年時間。

1982年,山本耀司在紐約舉辦了首次大秀,推出同名品牌Yohji Yamamoto。同年10月,在盧浮宮中庭展出了1983春夏系列。

1988年,山本耀司成立Yohji 設計研究所,此後便以巴黎為主要活動場所開展設計工作。

2009年,山本耀司宣佈公司經營不善,申請破產保護,並將所有的資產在之後出售給了日本私募基金 Integral Corporation。在資本的介入之下,這家瀕臨死亡的公司很快恢復了運轉,業績穩步提升。

No Comments Yet

Comments are closed

WHAT WE FOCUS

《瘋時尚資訊》是一家專注報導時尚品牌、旅行、藝文、飲食和生活方式等商業領域與科技動態的全新網路媒體。

We deliver cutting-edge global fashion and lifestyle news and track startup fashion business to inspire the customer experience of fashion industry.

關於我們

掌握最新時尚新聞

error: Content is protected !!